光伏之殇:贸易战下的中国光伏 是倒下还是雄起?!

来源:光伏资讯    关键词:光伏发电, 太阳能电池,    发布时间:2018-08-08

设置字体:
所谓树大招风,在过去的近十年,当中国光伏产业迅速发展,成功打开了国际消费市场的同时,却引来了他国嫉恨的眼光,大洋彼岸的美国于2011年~2017年间屡次发起各类贸易保护措施,让国内光伏因此一再激起惊涛骇浪,除了中小型企业之外,甚至连一些知名光伏巨头也纷纷倒下,狼藉遍野。
 
 
近日,特朗普政府又公开发布了一份关于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征收10%的进口关税清单,使得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而这其中,太阳能光伏产品赫然在列。
 
我国商务部也于8月3日晚间连发三个公告,针对美方加征关税的行为作出回应,并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5%不等的关税。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
 
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处长王威伟近日,王威伟处长在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主办的“光伏行业2018年上半年发展回顾与下半年形势展望研讨会”上表示,近期工信部将提高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录的标准会提高,靠吃老本、技术落后、产品效率低的企业将从规范条件名单中调整出去。
 
所以,
 
这将会是国内光伏行业
 
一次破釜沉舟的重大战役。
 
 
美国对国内发动的贸易战
 
1、美国对华光伏产业的“双反”调查历程
 
 
2011年
 
美国对中国发起的第一次“双反”要回顾到2011年。2011年10月19日,德国太阳能世界工业公司Solar World在美国的子公司Solar World Industries America Inc联合其他六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国本地光伏企业向美国商务部和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诉,要求对中国75家光伏企业出口的太阳能电池(板)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调查,并采取贸易限制措施。
 
这是中国光伏行业发展近十年来在国外遭受的第一起贸易限制调查,也是美国首次对中国新能源发起的“双反”调查。
 
2012年
 
3月21日,美国商务部宣布中国光伏反补贴初裁结果:税率为2.9到4.73%。
 
5月17日,美国商务部初裁对华太阳能电池征收31.14%至约250%的高额反倾销税。
 
10月10日,美国商务部对华太阳能光伏产业“双反”做出终裁,美国方面认为中国光伏太阳能企业双反成立,将对中国企业征收高达18.32%至249.96%的反倾销税。同时,征收14.78%到15.97%反补贴税。
 
10月11日,美国商务部最终判决,对从中国进口太阳能板与太阳能电池产品征收34%至47%的关税。
 
这对当时一致看好的光伏企业及投资人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当时国内的光伏巨头无锡尚德2012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负债达35.75亿美元,资产为43.78亿美元,资产负债率达81.8%。生产利润极低,巨额贷款成了沉重的包袱。2012年,8月15日晚,尚德电力宣布,施正荣卸任CEO。2013年3月20日尚德宣布破产重整。
 
此事一出,光伏破产企业有愈演愈烈之势,国内其他光伏企业也禁不住“寒冬”的袭击,无奈宣告破产。5月16日,绥化市宝利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被当地法院查封,这家曾经被视为典型的企业凋谢在光伏行业的寒冬之中。
 
无独有偶,同年11月5号,赛维LDK创始人彭小峰也步其后尘。当日赛维LDK宣布,佟兴雪被任命为江西赛维LDK太阳能的首席执行官,立即生效。赛维创始人、曾经的光伏明星也终于首次从具体负责公司运营的CEO位置上退位。
 
根易恩孚商务咨询公司发布的2012年中国光伏市场的跟踪数据来看,由于2012年光伏行业产能过剩,售价下滑,中国从设备制造、硅料生产到电池组件加工的全光伏产业链上,破产和停产的企业超过350家。国内光伏企业全线亏损,11家在美上市公司负债总额近1500亿元,半数以上企业停产或半停产。
 
 
2011年12月国内生产商售出晶硅组件的均价为€0.68/瓦(¥5.84),至2012年同期,该价格已跌至€0.46/瓦(¥3.72)
 
 
2012年间,光伏行业生产链的重要环节拥有生产商数从901家锐减至704家。
 
“如果说美国的第一次“双反”是出于羡慕嫉妒恨,第二次还来,明显带着报复的意味,而且抱以全面阻击的决心。

2、美国对华光伏产业的“201”调查历程

2017年4月

美国太阳能公司Suniva提请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要求运用“201条款”,对非美国制造的所有太阳能光伏产品实施贸易救济,设立最低进口价格。

2017年5月

ITC发布公告,称应国内光伏企业Suniva申请,对全球光伏电池及组件发起保障措施调查(“201”调查)。

2017年9月

ITC就5月立案的光伏电池及组件“201调查”作出损害裁决,认定进口产品对美国内产业造成了严重损害,下一步将研究对进口产品采取限制措施。

2017年11月

ITC向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了3份不同的贸易救济措施建议,其主旨是通过配额、关税以及许可证等形式来限制光伏产品进口。

2018年1月

美国总统特朗普批准ITC对全球光伏产品采取保障措施的建议,对全球进口的光伏电池和组件征收特别关税。

其中,针对光伏电池,美国对每年的首个2.5吉瓦之内的进口电池免征关税,进口总量超过2.5吉瓦之后的进口将被征收特别关税,税率从第一年的30%逐年降低,每年降5%,最后一年为15%;针对光伏组件实施的关税措施更为简单粗暴,在实施期限的四年之中,税率从第一年的30%逐年降低,每年降5%,最后一年为15%。其中将所占出口额百分之三以下的普惠制受惠国排除在措施范围之外。征税法案将于2月7日正式实施,与此前仅针对中国的“双反”(反倾销反补贴)不同,该税针对向美国出口光伏电池、组件的所有国家。

3、美国对华光伏产业的7月贸易战

而由此开始进入的2018年,在光伏界注定不会是平静的一年。中美贸易战的大幕也因为双反及“201”、“301”的频发被迅速拉开。


在2018年一季度特朗普政府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光伏产品、铸铁污水管、铝箔、钢铁、铝等个别商品而采取的全球保障措施、反倾销反补贴税及关税。

3月下旬以来,美国政府更是变本加厉地加强了对中国的贸易战、科技战:从3月22日因所谓的知识产权侵权提出向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到要求美国贸易办公室根据“301调查”额外对1000亿美元商品征税,从禁止中兴通讯在未来7年内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商品,到再次升级贸易战规模至2000亿美元商品。特朗普政府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虽说贸易战在5月时因中美领导人之间的互访而有所缓和,但最终7月6日美国时间上午12:01,中美贸易战仍然不可避免的正式开战了。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宣布,美国将于当地时间7月6日(北京时间6日中午)起对第一批清单上818个类别、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

不仅如此,2018年7月11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的措施。8月2日美国贸易代表声明称拟将加征税率由10%提高至25%。

我国商务部8月3日晚间连发三个公告,针对美方加征关税的行为作出回应,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5%不等的关税。从清单可以看出,多和农业、生活必需品息息相关。目前各国对美国单边主义贸易保护行为颇为不满,各自出台对美报复措施。





至此,中美贸易战的战火已经愈演愈烈,对国内光伏行业的冲击可想而知。
 

从201、反倾销到贸易战

对国内光伏产业的经济影响


2011-2017年中国光伏产品出口及对美出口情况(单位:亿美元,%)

虽然这几连番的冲击并没有停歇之势,但美国没有想到的是,由于之前美国对中国光伏企业的贸易制裁由来已久,吃一堑长一智的国内光伏企业早已开始降低对美出口量——

2011年的反倾销就让国内出口美国的光伏产品大幅下滑,出口额从2011年的40.25亿美元下降至2012年的16.91亿美元,下降幅度达57.99%。

而之后2014美国的反倾销裁定,又进一步使中国对美国的光伏产品出口额由2014年的21.68亿美元,下降至2015年的17.89亿美元。

不仅如此,我们还在寻求其他的出口方向及更多的出口需求:

2017年,由于对201法案有所准备以及随着印度、南美、东南亚等新兴市场太阳能光伏新增装机的上升,中国光伏出口逐渐向这些国家转移。

中国再次减少了对美国的光伏产品,1-11月出口额为6.3亿美元,占中国光伏产品总出口额的4.8%。中国对美国出口依赖度进一度降低。


所以,经过多年的发展,全球光伏新增装机容量已经开始向印度、南美、东南亚等新兴市场转移。而中国的光伏组件、电池出口和产能也正在向东南亚转移。数据显示,2011年美国对中国实施光伏产品出口反倾销征税前,对美国的出口占比为15.56%,而欧美国家共同占据了总出口的70%以上。而在频繁遭遇到欧美反倾销后,中国光伏产品出口逐渐集中在了光伏产业开始崛起的日本、印度、东南亚等新兴市场。自2017年下半年起,中国每月高效组件出口量持续稳定增加。

2018年以来,中国已经不再向美国出口光伏组件,反而日本、阿联酋、澳大利亚及墨西哥是今年上半中国高效组件的主要需求国,其中对日本、阿联酋的累计出口量分别达633MW及580MW;分占2018上半年整体高效组件出口量的24.8%及22.7%,其余几个主要市场亦有200MW以上的累积出口量。故而纵使美国市场加大贸易战力度,也不再会对中国组件出口有任何过大的影响,跟2012年的措手不及来说,这算是国内光伏行业企业一个值得欣慰的变化——随市场波动及时调节变化对策,响应及时且准确。


2016-2017年中国光伏产品主要出口国家/地区占比(单位:%)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放弃警惕,因为:

(1)除了美国以外,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也同样面领着经济低迷的压力。欧洲,印度等效仿美国做出同样对策的可能性不容忽视。在之前对我国发起的欧盟反倾销调查,以及印度市场自7/30开始即日起对中国及其他已开发国家的太阳能电池(无论是否封装为组件)征收25%的保障性关税,都无疑证明了类似事件再次出现的可能性极大。所以,发展新市场,开拓新技术,降本增效才是硬道理。

(2)中美贸易战之前就出现的国内531政策,早已对国内市场造成了不小的冲击,现国内制造业面对极大的压力,而供求关系的严重失衡,已导致光伏组件价格快速下跌,平价上网周期提前,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单纯只靠落后产能及低价销售的路子是没有办法占领市场的。7月26日, 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处长王威伟在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主办的“光伏行业2018年上半年发展回顾与下半年形势展望研讨会”上表示,近期工信部将提高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录的标准会提高,靠吃老本、技术落后、产品效率低的企业将从规范条件名单中调整出去。所以,这也是一次破釜沉舟的战役。

(3)如若中美贸易战火势蔓延到无法控制,势必会对他国利益造成冲击,一旦中东出面,未来全球的石油价格上涨,就非常有可能导致全球进入滞涨时代,全球货币收紧又会对光伏市场的需求带来负面作用,毕竟光伏发电运营是一个高杠杆的重资产行业。

业内人士羽旋认为,以下类型的光伏企业很可能会被陆续淘汰:

1、长期现金流紧张兮兮,库存积压高企,三角债严重的企业;

2、没有核心技术,没有创新能力和动力的企业;

3、企业管理粗放,在管理和运营方面无力降本的光伏企业;

4、企业一把手“知人而不自知”的中型光伏企业;

5、过于依赖某一区域市场的企业;

6、跨界涉足光伏但习惯扭不过来的中小企业;

7、那些靠一两个大客户讨生活的公司;

8、想靠 “集资”、假“众筹”解决问题的部分企业;

9、迷恋政商关系,与“老虎”官员千丝万缕的企业家或老板;

10、擅长空手套白狼的“掮客”公司、空壳公司、打手公司;

11、战略性选择失误,同时欠钱太多的公司;

12、受不了恶性竞争,看破光伏“红尘”,主动离场的企业;

国内光伏的对策建议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美贸易战及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对未来光伏制造业的走势存在着多机制的复杂影响。而在当前阶段,受制于中国531政策影响的深刻影响已开始逐渐显现,顺应市场机制,淘汰落后产能是必然之举。“对技术领先、自有品牌的光伏龙头企业进行重点扶持,以便保存发展成果”,这已成为各界的共识。


01

重点培养自身产业链、做好自主知识产权和品牌知名度,以独一性应对市场刚需,而非一味的以价格比拼。促进产业资源高效配置和优化,摒弃高消耗、重污染及的廉价发展方向是市场机制下的正确选择。

02

另外,企业间可以选择强强联手,这样的环境独善其身是不太可能的,主动整合,各自发挥自己的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建立集产品研发、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产品加工制造、产品销售和售后服务等为一体的产业体系。过各种途径提高光伏产品质量和竞争力,也可促进光伏行业良性发展。

03

政府方也应给予光伏企业发展机会,协助其加快光伏电站建设。以农村市场为重点,加强非并网式、离线式太阳能发电系统的研究应用,解决阻碍农村光伏市场发展的制约因素,促进农村光伏市场开发。以此带动国内光伏市场的消费,进而拉动国内需求。

04

进入2019年后,由于金融机构将普遍审视2018年的报表,故而在全行业糟糕的报表下,将大概率的出现大规模的银行抽贷,建议光伏制造业企业拓展研发方向及新市场,实现多元化发展结构,确保现金流的正常运转,始终以最为谨慎的策略应对市场变化,以便降低国际市场波动对我国光伏产业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