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潜伏!下一个大族激光?

来源:成都广播电视台天府TV    关键词:大族激光, 激光, 激光技术,    发布时间:2019-06-13

设置字体:

外资是一股神秘的资金。

他们有时候充满预见性,以沪港通资金为例,去年年底市场一片悲观之时,沪港通资金便静悄悄的持续流入,并在年后的反弹中赚得盘满钵满。

他们有时候又单纯的一根筋,比如大族激光,近两年不管上证指数如何暴涨暴跌,他们就是一路买买买。

3月28日,外资持有大族激光股份比例达到28.23%,按照规定外资持股不能超过30%,持股比例达到28%就只能卖出。

也就是说,外资竟然把大族激光买爆了!

结果,大族激光只得发一个公告,深港通将暂停接受该股票的买盘,只能卖不能买。

A股中还有类似的状况吗?有的。

 

今天要说的这家公司就是如此,今年开始,外资一路买买买,持股比例由10%一路提升到20%了。

 

这家公司是华测检测,主要做第三方检测与认证服务的。

在检测这个行业,诞生了市值超过1300亿人民币的全球龙头SGS,而坐拥全球最大市场的中国,目前还没有诞生一家比较大的第三方检测机构。

华测检测作为国内第三方检测龙头,能够追上SGS吗?

看营收,华测检测最近三年和今年Q1分别是16.52亿元、21.18亿元、26.81亿元、5.66亿元,同比增长28.30%、28.20%、26.56%、26.23%。

同期归属扣非净利润,分别是0.80亿元、0.85亿元、1.69亿元、0.28亿元,同比增长-52.27%、6.85%、98.15%、183.65%。

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是3.63亿元、3.49亿元、6.84、亿元、-0.27亿元。

那么问题来了:

1.检测行业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为何小小的瑞士能够诞生市值高达千亿人民币的巨无霸公司,国内龙头公司却市值仅百亿?

2.检测行业的天花板有多高,它的业绩增长究竟靠什么?

3.华测检测2009年即上市,外资为何在今年开始大笔的买入,今年的华测检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4.华测检测为何2018年净利润爆发?

1

欧美的第三方检测行业从上个世纪开始发展,并且诞生了一批具有影响力的公司。

比如瑞士的SGS(瑞士通用公证行)、法国 BVI(必维国际检验集团)、英国 Intertek(天祥)、法国 Eurofins(欧陆科技)等。

这些第三方检测公司,营收都达到了百亿级别规模,净利润可达20亿~40亿之间,市值规模则高达六、七百亿乃至上千亿。

我们主要研究一下全球第三方检测巨头SGS。

故事开始于1878年的法国鲁昂,欧洲最繁忙的港口之一。一位拉脱维亚移民偶然得知谷物进口商常常为到港的货物的品质、数量、损耗等问题担忧。

他向一位奥地利朋友借钱,对到港鲁昂的谷物进行检验。这项创新服务使谷物进口商的损失大大降低,因此很快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1915年一战期间,SGS总部从巴黎迁到了中立国瑞士日内瓦。

1939年,收购欧洲的实验室,扩展到原材料、矿物、金属的检测和分析。但是直到1950年,公司80%以上的收入仍然来自农业服务。

1955年,公司开始多元化扩张,在工业机器、石油、天然气和化学服务等方面展开业务。

目前,SGS涵盖9大业务板块,服务于11条行业主线,包括农产和食品、消费品和零售、化学领域、工业制造、建筑、生命科学等。

 

1985年,公司股票首次在瑞士证券交易所 (SWX) 上市,到今天成长为股价高达2522瑞士法郎。

 

2

SGS为什么能够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

这里就与检测行业的特性有关了,检测行业是一个有巨大发展空间的行业,天生具有培育大企业的土壤。

生产商为提升产品的竞争力,会公布其产品的性能指标以证明其品质优良,需要检测。

政府基于产业结构升级、改善环境、保护消费者权益等方面因素,会对某类产品出台涉及质量、安全、环保等的国家或行业标准,要求供应商产品必须达到该标准方可销售。

消费者选购商品时,会通过比较各商品性能,以及出具该检测结果的检测机构的市场公信力而作出选择。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检测的需求广泛,同时客户也来自各个方面、非常分散。

检测行业的下游客户非常分散,客户多而且频率高。以华测检测为例,2018年前五大客户营收合计占比仅有6.46%。

产品的种类多,各方面也都需要一个公正的第三方提供检测结果,形成了检测行业客户分散的格局。

如果要覆盖这么多客户,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地方的客户,那么需要建立广泛的销售渠道,提供丰富的产品线,在核心区域需要建设专业的实验室。

检测工作对于工作环境、技术水平和设备先进性等方面的要求较高,需要专业的设备。一般需要客户送样或者检测机构到现场采样,然后在实验室用专业仪器设备完成检测。

距离的远近影响送样、采样成本,使得检测服务具有一定区域性。要覆盖更多的客户,就需要建立足够多的检测实验室。

SGS成功的最大秘诀,就是通过不断新建或者并购实验室,在全球构建了一个庞大的网络。

这是2000年-2017年期间公司并购的项目个数,每一年都有并购,近6年每年的并购公司家数都超过10家。

 

要快速进入新的市场、新的领域,扩张新业务,并购是一个最快速有效的方法。

同时正是由于检测公司客户分散,对下游有很强的议价权。

大的检测公司一般实行先付款后服务的收款政策,客户支付检测费后,公司方发送检测报告。大客户的结算周期也不长。

所以拥有良好的现金流,这也是并购这种模式能够成功的原因之一。

除了并购,它也在不断投入资金自建实验室。

SGS的资本开支一直在不断增加,用于实验室建设和相关设备的投入。

 

在通过并购建立起规模之后,第二步就是形成公信力。规模大不一定有公信力,但要形成公信力必须要有一定的规模。

公信力是检测机构发展的生命所在,只能经过市场长期考验逐渐建立起来。

好比SGS宣传中讲到,在1878年就开始进行检测业务,一直把诚信作为公司经营的基石。

而在后期,就可以通过加强研发能力,参与相关行业标准的制定。

SGS在全球拥有超过97000名员工,2600多个分支机构和实验室,构成了全球性的服务网络,2018年营收高达67亿瑞士法郎。

3

以上就是SGS发展带给我们的重要启示,我们回到华测检测上面。

这是华测检测2010年以来营收及归属扣非净利润走势图:

 
 
 

从2010年上市时营收为3.56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26.8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25.15%。

它的营收变化比较均衡,没有太大的波动,维持在每年20%~30%左右。

但是非常明显,归属扣非净利润、毛利率、ROE等指标变化波动都很大。

公司上市以来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2010年到2013年,稳定增长阶段。扣非净利润变动与营收变动大致一致,毛利率与净利率保持稳定。

第二个阶段:2014年到2017年,下滑阶段。这段时间营收虽然在增长,但是扣非净利润、ROE出现反向变动。

第三阶段:2018年到2019年,逆势增长阶段。营收仍然保持平稳,但是净利润却爆发了。毛利率下滑趋势停止,净利率开始小幅回升,ROE也有所回升。

我们重点关注第二阶段、第三阶段,为何营收与其它多项指标出现不匹配的情况。

总体而言,2014-2017年期间,华测检测ROE的下滑和净利率高度相关。

在这期间,毛利率由58.09%下滑至44.37%,下降了13.75pct,净利率从16.06%下降至6.5%,下降了9.56pct。

 

营收结构的变化让毛利率产生很大的改变。

 

2014-2017期间,华测检测的生命科学检测、工业品检测业务营收占比提升。

生命科学检测业务的营收占比由40.19%提升至48.41%,工业品检测业务营收占比由11.11%提升至20.37%。

生命科学检测业务、工业品检测业务合计占比由51.3%提升至68.78%。

而贸易保障检测、消费品检测业务占比下滑。两者营收占比由48.7%下降至31.22%。

从2013年开始,公司进行了长达 5年的业务扩张,重点布局了国内极具爆发潜力的食品安全和环境检测领域,逐步形成全国性业务布局。

从分产品毛利率变动来看,贸易保障检测毛利率最高,消费品检测业务毛利率次之。这两个高毛利率业务占比下降,是导致整体毛利率降低的主要原因。

 

贸易保障检测、消费品测试是公司的传统项目,因而毛利率较高。这两项业务的毛利率、营收增长相对稳定,只不过生命科学检测、工业品测试增长更快,所以传统项目的比重有所下降。

 

生命科学检测,包括环境检测、食品检测、医疗卫生检测等。从这些领域就能判断这块市场空间巨大。

大家对居住的环境越来越关注,对食品、医疗卫生安全的关注度愈来愈高。

今年4月22日,华测检测与阿里巴巴合作发布《可食用类产品违禁添加技术规范》。对淘宝、天猫等在内的阿里巴巴旗下各类网络商品交易平台的商品,提供质量判断标准。

在2014-2017期间,华测检测通过设立、并购了一批检测室。检测室数量由2014年的69个增加至130个,检测室数量接近翻倍。

 

华测建成了完整的检测网络,成为国内产品线最齐全的检测公司。

 

增加了新的检测室,检测人员也要同期配置。员工人数从3500人左右,增加至7500人。

 

检测室、设备、人员都是一次性投入的,但这些新配置的检测室,并不会马上产生效益。

而且,一个新的检测室建设完成之后,检测量并不能马上提升至正常水平,它也有一个爬坡的过程。

2014年-2017期间,华测在疯狂的跑马圈地,进行了大量的并购。但是短期并没有给它带来很大的利润,反而因为成本增加造成利润大幅下滑。

所以这些新的投入,导致了毛利率的一路走低。

 

4

2018年6月,华测检测迎来了一个新总裁:申屠献忠。

这位新总裁不简单,1990年大学毕业后,他就进入了SGS。20多年里,他从最基层的检验员做起,经过业务主管、分公司经理、业务运营经理、市场营销经理、业务总监,到中国区执行总裁,中国区总裁,全球执行副总裁等职位。

可以说,申屠献忠见证了第三方检测认证行业和SGS在中国的整个发展历程,是国内检测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而华测检测这边,自2013年以来,经过5年的长期投入,让公司成为国内少有的具备跨区域、跨行业经营能力的综合检测公司。

新总裁上任后,减少了并购和在实验室方面的新投入,把精力放在提高消化前期并购的产能上面。

他转变了考核方式,制定更加精细化的经营目标,突出利润导向,注重效益和结构优化,更加突出增长的质量。

与SGS相比,华测检测的产能利用率、人均产出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华测检测人均产出约30万左右,SGS人均产出达45万元左右,其它国际检测巨头人均产出也在50万左右。

2018年12月,华测检测发布了股权激励计划。

这个激励计划 3 个行权期的行权条件,分别是 2018、2019 年归母净利润达 2.4亿元、3 亿元,2020 年归母净利润达 3.6 亿元或 2018-2020 年累计归母净利润达10亿元,对应三年利润增速分别为79%、25%和 20%。

通过改革,让公司的运营效率很快得到提升。

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6.78亿元,同比增长26.43%;实现归母净利润2.7亿元,同比增长 101.63%。

2019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4538万元,相比上年同期亏损,公司年度与季度业绩均创历史新高。

营收依然保持平稳增长,但是运营效率大大提升。净利率、资产周转率开始触底回升,净利率由2017年的6.5%提高至8.54%。

现金流也大幅改善,根据2018年年报,经营性活动现金流净额达到6.84亿元,净现比达到史无前例的2.41。

此时,蛰伏多年的华测检测,终于迎来业绩的反转时刻,并正瞄准全球龙头SGS,大步向前。

投资充满着风险,我们不能拍拍脑袋就能轻易做出的决定。

除了基本面的机会分析,还需要对财务风险、业绩确定性、业务竞争格局等进行更深入的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