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订阅
阅读 | 订阅
今日要闻

金威刻激光蒋习锋:千亿激光谷背后的草根哥 让世界工业离不开“济南制造”

来源:制造界 谭小米2020-07-15 我要评论(0 )   

作者/谭小米仙童公司是硅谷之母。硅谷60%,市值高达21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都是从仙童公司出来的人创立的。在中国济南,也有一家这样的公司,它就是金威刻公司。济南是我...

作者/谭小米

仙童公司是硅谷之母 。硅谷60%,市值高达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都是从仙童公司出来的人创立的。

在中国济南,也有一家这样的公司,它就是金威刻公司。济南是我国北方最大的激光产业基地,号称”激光谷“。而金威刻就是济南的”激光谷“之母。

1/ 寻找蒋习鋒,济南千亿激光谷背后的草根哥

药谷、量子谷、中国算谷、创新谷、激光谷,这些都是济南高新区规划建设的产业园。大概由于济南人对硅谷过于虔诚与膜拜,因此把产业园们的名字起的如此时尚、科技、光鲜亮丽,整个济南高新区几乎被硅谷化了。无论是量子谷、算谷还是激光谷,都内涵硅谷意味。

美国硅谷被称为世界科技圣地。硅谷一般指高科技产业和科学家云集的地方。然而,传说中的济南激光谷背后却是一群草根创业者,他们即没有任何硅谷背景,也非海归、院士,又非名企、名校出身的技术大咖。草根哥干高科技,似乎有点像小学文凭的莫言老师拿了诺贝尔文学奖。你服气?还是不服气呢?所谓民间出高手,说的应该是平凡人也能干出大成就

5月初,我的一位高中同学驱车带我去外地参加一个会,她也是济南高新区一家制造企业的CEO,我们一路相伴,不免谈论些青春往事。她说她中学时代喜欢学霸,喜欢班级里的尖子生男生。我说我喜欢能给我美好感觉的人,从没考虑过什么学不学霸。我告诉她,中国教育在改革,对有才华的偏科生会越来越公平,好大学已对优秀的偏科生敞开,名校不再是学霸的专利。她不服气,她说她老公就是学霸,现在拥有3个专业的研究生学历。我问她,有什么研究成果吗?没有什么研究成果,不能为社会创造价值,三个学历就是三张纸。她还是不服气,我们理论了很久。最后我建议她多看看诺奖得主和那些伟大发明家、科学家们的故事。有人研究过那些诺奖得主,发现他们大多数在中学时代并不是学霸,但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偏执,有天赋对自然现象好奇、着迷;对科学研究专注、极致化。

1996年,英特尔公司创始人安迪·格鲁夫著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从此偏执被解释为一种偏执智慧、偏执精神、甚至偏执力

近年来,济南制造业华丽转身,谈到济南高新区,不少人会很骄傲地说,济南的工业激光切割机都做到世界上去啦!不久前,我们采访到了济南高新区智能装备产业中心主任王思国,王思国介绍说:“济南是我国北方最大的激光产业基地,目前拥有100亿产业规模,200余家企业,基本上是清一色的民营企业。其核心产品是成套工业激光切割机,济南生产的这种机器在世界上170多个国家得到应用,并备受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的青睐。”王思国还告诉我们,早在十几年前,激光切割机就贴上了“济南制造”的国际标签。

当前济南正快速布局激光产业,打造千亿“济南激光谷”。2019年山东省激光装备创新创业共同体获批建设,已建成35万平方米的众创空间和激光大厦,在建的有6.7万多平方的幸福连城光电创新园,12.7万平方米的普洛斯济南激光产业园,以及13.1万平方米的光科新技术基地等。

看来济南对做激光是相当有激情!真要做大了!但我们还是疑惑一个问题,济南的激光切割机靠什么贴上的“国际标签”呢?哪来的技哪来资金有没有国际技术合作?王思国回答,关于生产技术问题还是向生产企业或者向科技部门去了解。

坊间有这样一个说法。17年前,济南的第一台激光切割机出自一位类似乔布斯的偏执者之手,属于自研、自用、自产。据说这位偏执者当时年龄只有24岁,他的第一台自研激光切割机成功卖给了国内一家用户。之后,开始挑战德国技术,按照极其严苛的德国技术标准,生产出了5台激光切割机,并成功销往德国。据说当年国内没有人敢接德国用户的订单。之后,美国、英国等国家的订单纷至沓来,让研发人赚了个钵满盆溢,公司迅速做大了。再之后,这位偏执者把绝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埋头研发创新和升级、打磨产品。由于重研发、轻经营造成技术人才和经营人才不断流失,不断有人离开公司去另起炉灶,重新圈地建厂,原本是他的员工或合作伙伴,现在变成了他的竞争对手。就这样,济南的激光企业渐渐多了起来,慢慢形成了一个激光产业集群。

一台自研激光切割机引发了一个激光产业集群。那么,谁是那位最初的激光切割机的研发人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开始了对那位偏执者的寻找。几经周折,后来在济南市科技局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他,原来他是济南金威刻激光科技的董事长蒋习锋

75后的蒋习锋看起来依然年轻帅气,斯斯文文的样子,内向的性格蕴含着执拗和个性。蒋习锋毕业于山东一所普普通通的电子工程学院,大学毕业后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工程师,从事激光切割机生产制造。

谈及17年前,蒋习锋说:“当年激光刻字机生产厂家遍地都是,产品利润很低,几乎挣不到钱,生存都是问题。2003年决定研发激光切割机,因为激光刻字机的市场太小了。激光刻字与激光切割,激光技术的工作原理是一样的,于是就产生了自己研制激光切割机的冲动,后来找个两个伙伴,三人摸索着干了起来。”

2003年到2004年,两年期间蒋习峰三人研制小组颗粒无收,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更谈不上什么资金、技术支持。但他们最终还是成功了。迄今为止,金威刻公司已有近3万台激光切割机运行在全球170多个国家

这样的蒋习锋,这样的创业,算不算草根逆袭?尽管蒋习锋是激光切割机济南制造第一个人,但遗憾的是,蒋习锋并没把自己的公司做到一家独大,金威刻激光只是济南数家激光切割机龙头企业之一,这是不是蒋习锋的一个痛处?直击痛点,我们与蒋习锋进行了一番至真至诚的交流。

临空创意基地孙村生产基地

2/ 我愿与兄弟们携起手来,共建激光产业链生态

制造界:蒋总,17年前,你研制成功了激光切割机,成为首家将激光成套装备出口到德国的济南公司。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什么没把你的公司金威刻激光做成济南一家独大的巨头公司?你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蒋习锋:可能是这两种原因造成的吧。一、由于金威刻产品一开始就做国际市场,并且做的很生态、很有黏性。因为国际市场好做,做起来也简单,顺风顺水,在某种程度上对国内市场开拓力不够。二、由于我大部分时间带领团队做研发,为不同行业设计研制不同功能的机器,追求标新立异和创新,对产品刻意追求,疏于对公司的管理机制建设,造成在公司创业初期人才流失。

现在的金威刻激光已拥有一支强大的技术研发团队

金威刻激光的顶尖销售精英

制造界:当年有人从金威刻激光带走了技术和市场,去独自创业、圈地建厂,你气愤过吗?

蒋习锋:当然气愤过。事实上,很长一段时期,我对公司人才、技术、市场资源流失耿耿于怀。不过看到今天济南快速成长的激光产业集群,不知不觉释怀了。

制造界:现在怎么看他们?

蒋习锋:他们也不容易,他们也都很优秀。都是当年和我一起奋斗过的草根兄弟,没有他们的离开,没有他们的独立创业,今天就没有济南这么大的激光产业集群。现在来看,济南发展成激光产业集群比发展一家独大的激光成套终端产品更好。

制造界:为什么?

蒋习锋:安全。美国是世界科技高峰,处在产业链的顶端。2018年以来,美国由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主导者变为破坏者。通过切断产业链上游技术,威胁我国的工业安全,给我国高科技制造业带来诸多不安全感。看看当下的华为,美国切断对华为手机软件授权和芯片供应,令ICT、AI及全国科技制造业很痛苦,压抑到窒息的感觉。除制裁华为之外,大疆飞机、海康威视、科大讯飞、商汤科技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被列入美国“危险企业”黑名单。

长期看,就激光切割机而言,做自主、完整的产业供应链比做成套设备终端更重要,发展激光产业集群有利于维护激光产业供应链的完整性。

制造界:您的意思,激光成套装备的整个产业链实现国产化,才安全吗

蒋习锋:是啊。

制造界:被美国制裁怕了?

蒋习锋:美国很仗势欺人,这个“势”指科学技术。事实上,第三次工业革命以来,美国经济一直雄霸全球,因为近100多年来,诸多人类的伟大发明都来自美国人之手,如电灯、电话、晶体管、半导体芯片、计算机、互联网、磁共振技术、激光技术、原子弹、卫星、人类基因发现等。

制造界:连激光也是美国发明的啊?

蒋习锋:激光的发明源于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提出的“光与道物质相互作用”这一基础技术理论。1960年,世界上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诞生在美国

红宝石激光器

有资料显示:2010年,我国工业GDP首次超过美国,之后,一致稳居全球第一。2017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产值3.59万亿美元,美国2.16万亿美元,德国0.76万亿美元,日本0.98万亿美元。中国制造业产值逼近美、德、日三大发达国家的产值之和。更惊人的,在世界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我国的汽车、家电、手机、自行车、缝纫机、塑料、纺织、造纸等220多种工业产品的产量位居全球第一。然而,几十年玩命拼出的全球第一的制造大国,背后深刻着中国工业的焦虑和无奈,如此巨大的工业体量,外在产业链上游的大量关键技术及核心部件却依赖进口。比如手机产量全球第一,手机芯片不能制造,因为缺乏晶圆、光刻胶、光刻机、蚀刻机等产业链上游生产设备和原材料;大飞机造出来了,关键核心设备和航空材料依赖进口;我国的显示屏面板产量全球第一,液晶原材料依赖进口

制造界:中国工业真正崛起,仅仅依靠由产值堆砌起来的经济总量是远远不够的。据说金威刻机器也大量使用进口激光器

蒋习锋:是的,进口激光器,的确好用。我希望有一天,国产激光器做的比进口激光器好用。希望全产业链上的技术都使用中国技术,用中国技术做中国产品,这样才有安全感,才不受制于人。

金威刻激光与德国通快达成战略合作

制造界:激光切割机全产业链使用中国技术,能做到吗

蒋习锋:可以做到。目前济南激光谷正借助激光切割机成套装备优势进行招商,为成套激光切割机配套生产激光晶体材料、激光器及其它元器件。在国内形成内循环和产业链生态。这对每个中国公司发展更有利,更容易做好做大。金威刻公司愿与兄弟们携起手来,共建产业链生态,共享技术资源和市场资源,抱团发展,共同打造世界一流的济南千亿激光谷

制造界:如何携手?

蒋习锋:把合作建立在产业链上。与科研、与人才、与市场、与上游、与下游探讨不同形式的合作。在竞争中有合作,在合作中有竞争,形成相互参股经营的利益共同体

制造界:与营销力相比,研发力才是金威刻公司最大的优势,在激光切割机的应用上,金威刻有那么多创意和思路,获得了那么技术专利。但凡金威刻新机器一上市,总是被模仿。金威刻可不可以考虑拿技术资源与兄弟公司合作?

蒋习锋:做技术输出,可以考虑,金威刻研发动力一直很大

制造界:你研发的动力来自什么?

蒋习锋:让世界工业离不开“济南制造”。当下,激光切割机正在成为智能制造的一枚神器,市场巨大。


转载请注明出处。

金威刻激光蒋习锋千亿激光谷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0相关评论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