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订阅
阅读 | 订阅
高端访谈

马新强:在 “数字经济”东风下,装备制造业必将从“大有可为”到“大有作为”

激光制造网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2022-03-03 我要评论(0 )   

近期,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其中提及,数字经济发展目标为到2025年,数字经济迈向全面扩展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0%。...

近期,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其中提及,数字经济发展目标为到2025年,数字经济迈向全面扩展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0%。

装备制造业是制造业的脊梁,作为工业之本,深刻影响着其他行业的发展。那么,当前我国装备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进程如何?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同时也是装备制造业领军企业掌门人,全国两会前夕,华工科技董事长马新强准备了“关于深化数字经济和装备制造业融合发展”等多份建议。

“当前我国装备制造业智能化、数字化转型尚处于初级阶段。”近期,马新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当下,数字化技术正在快速地发展更迭,数字化浪潮已袭来,传统企业只有抓住机遇,顺势而为,才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结合近期相关部门在发展数字经济上的规划和布局,马新强建议,进一步明确中部地区在发展数字经济上的定位和功能。“期待国家工信部能进一步加强整体规划与协调,支持中部地区打造国家级装备制造业数字化应用创新中心”。


图片来源:华工科技供图


东数西算将拉升国家枢纽节点数据中心建设


NBD: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最重要的要素之一,近期启动的东数西算工程堪称数字经济时代的“南水北调”。请问华工科技的业务与此是否相关,东数西算工程可能给公司带来哪些影响?


马新强:算力作为新经济时代的核心生产力,已经成为全球竞争的新焦点,“东数西算”作为新基建领域里的战略工程,将拉升国家枢纽节点的数据中心建设,也会带动光模块的扩容、升级。公司联接业务目前电信光模块、数通光模块订单饱满,马上在美国圣地亚哥举办的美国光纤通讯博览会上,我们将展出800G硅光模块,搭载自研的800G硅光芯片,面向6G网络,我们今年将积极突破ROF、1.6T光模块关键技术,实现产品多元化。

另一方面,东数西算工程建设的数据中心屋顶都会配置光伏组件所生产的绿色清洁电能,将经过逆变器、变压器等流程处理后接入数据中心,最终全部用于数据中心内服务器以及空调系统的电力开销,这也将丰富公司温度传感器的应用场景。


NBD:东数西算工程启动后,将进一步带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对于装备制造业企业来说,数字经济将如何赋能产业?当前,我国装备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进入了什么样的阶段?


马新强:当前我国装备制造业智能化、数字化转型尚处于初级阶段。对于装备制造业来说,数字化转型首先的是改变行业当前靠资源投入来获取增长的发展方式,助力行业通过整合信息流提升资源的使用、管控效率,推进柔性化生产制造,降低生产过程中不必要的物资、能源消耗,推进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化生产。


装备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当前面临两大难点


NBD:装备制造业是工业之本。请问当前传统装备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还存在哪些难点或者面临哪些挑战?


马新强:一是数字化转型投入大,行业、企业间数字化能力、智能化需求差异较大,业务场景复杂,成熟案例较少;另一方面,工业软硬件装备供给能力不足、工业大数据开发创新能力不足。加之部分装备系统严格封闭,缺乏外部通信连接和数据共享标准接口设计,或者设计接口非标准化,系统开放改造和数据共享难度较大,影响了装备网络接入和互联互通,影响转型进程。

尽管有难点、有挑战,但我坚定认为,乘着数字经济东风,装备制造业未来必将从“大有可为”到“大有作为”。


NBD:作为装备制造业企业,请问目前华工科技进行了哪些数字化转型方面的探索?


马新强:一方面,提升自研激光装备的智能化水平,包括加工工艺水平。我们的设备预留了MES接口,具备自动巡边、首件检测、CCD视觉等功能,另一方面,面向工程机械、重工、桥梁、管件、日用消费品等多个行业,提供以自主核心装备和信息化系统为主的集顶层设计、软硬集成为一体的EPC整体解决方案,站在智能制造服务商的角度分析客户从订单接收、生产到发货整个过程对应的信息流、物料流,形成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比如我们现在正在为某集团打造的智能备料中心,涉及百余种不同规格的原材料,近万种零件的柔性加工,技术难度堪称“行业之最”。

在项目运作中,我们实现了钢板切割下料自动化率100%,分拣自动化率达90%以上,中控系统通过承接MES系统、套料系统接收生产、套料计划,根据计划优先级、设备工作状态与进度,动态指挥设备、智能行车、AGV无人小车工作,提高生产节拍和效率。据我们估算,通过这个项目的运行,效率提升将近10倍。


图片来源:华工科技供图


装备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需做好智能制造规划


NBD:结合华工科技经验,对于传统装备制造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您有哪些建议?从政策面来说,将如何助力传统装备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马新强:智能制造的建设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在建设前开展大量前置工作,企业必须要全面开展精益管控体系建设,使用精益的方法、理念促进制造体系的协同,其次,系统地做好智能制造规划。

2021年11月,工信部发布《“十四五”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发展规划》,文件提出,加快推进制造行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打造示范引领型骨干企业、壮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助力企业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步伐,提升核心竞争力,实现高质量发展,结合企业需求,建议可以落实以下五方面举措:

第一、建议设立工业企业智能化改造奖励资金。鼓励工业企业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对生产设施、工艺条件及生产服务等进行智能化技术改造,提升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

第二、培育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服务主体。鼓励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服务商做大做强,支持服务商拓展市场、加快全球化布局,通过技术、资本强强联合等方式发展成为行业内的龙头企业;支持服务商联合装备供应商、软件开发商,推进智能制造装备、核心软件、工业互联网的集成应用,提升综合服务能力等。

第三、构建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创新体系。支持标准创新体系建设。实施标准引领战略,完善重点产业智能化和数字化相关标准体系,强化标准化资源共享,开展智能化和数字化相关重点领域标准化试点、示范、基地等项目建设,抢占标准先机,争取国际竞争中的话语权。

第四、打造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应用生态。加强数智化人才基地建设,鼓励企业与学校开展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实训平台建设。

第五、支持国家专业机构建设工业领域重要数据和核心数据备案管理,以及工业数据安全监测与防护、风险通报、评估认证、共享交易、应急联动等国家级技术平台,形成全方位的工业数据安全保障能力。


建议支持中部地区打造国家级装备制造业数字化应用创新中心


NBD:作为一家中部地区企业的掌舵人,今年两会中,您在“关于深化数字经济和装备制造业融合发展的建议”中,提到建议支持中部地区打造国家级装备制造业数字化应用创新中心。能否具体谈谈这一想法?


马新强:今年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中提及“依托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等重点区域推进云网协同、算网融合发展,推动产业园区和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没有明确提及中部地区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定位、功能、职责。

近几年,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中部崛起”战略推动下,以及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努力下,中部地区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在技术积淀、产业集聚水平上都有了大幅提升,在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等领域走在了国内前列。

同时,作为被赋予“建成支点、走在前列”使命的湖北省,拥有激光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数字制造装备与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国家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基地,光电子信息产业发展位居全国前列,拥有良好的数字经济发展底座。另外,作为老牌工业基地,不仅传统产业在积极转型升级,湖北省战略性新兴产业也在全力突破,所以无论在数字产业化还是产业数字化方面都是潜能无限,具备促进数字经济与装备制造业融合发展的现实基础。

期待国家工信部能进一步加强整体规划与协调,支持中部地区打造国家级装备制造业数字化应用创新中心,以龙头企业牵头,高校、国家及地方相关重点实验室、工程研究中心、上下游企业协同参与,围绕装备制造业数字化融合的共性问题展开研究,制定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开展国家、地方重要项目协同攻关。

转载请注明出处。

激光应用激光切割焊接清洗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0相关评论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