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热点资讯 » 正文

刘秋明:工艺水平决定了制造业很多环节的水平

来源:网易财经

  发布:星之球科技

关键词:激光 激光技术

2018-08-26

  论坛的主题是“新经济 新动力”, 数十位经济学家和新兴产业大咖齐聚论坛,将聚焦新思想、新技术、新模式、新物种,通过讨论,全面呈现这个时代的进化逻辑。
 
中民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刘秋明在会上表示,中国来看很多的子产业具备全球领先竞争的能力,再从微观去看,激光器,激光设备是一个高端制造业的核心设备,工艺水平决定了制造业很多环节的水平,然后激光器作为激光设备的核心,在高功率的激光设备领域,长期以来几乎都是被国际大厂,尤其IPG技术所垄断,但是看到有一家上市公司,中国的公司,锐科激光,市场份额不断的提升,很多产品和型号,品类方面和IPG等量激光进行竞争。
 
以下为现场实录:
 
谢谢主持人,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刘秋明,来自中民投资的,为什么今天下午是一位中医专家,心理学家,中国经济处在非常复杂的格局,一般的西医已经医不好,需要中医把脉,最近有一个理论说中医才是精准的科学,所以肖老师的演讲非常棒,启发了今天下午很多的话题。
 
我和大家报告的主题,周期变轨,投资新经济,我不是经济学家,没有把脉经济的能力,但是从事金融证券和投资投行很多年,可能我们还有一点点能力去感知新动力在哪里,抓住新的投资机会。
 
我们今天想讲的第一部分,周期变轨,创新破局,最近以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困境,PPR回落,经济总量的增速下滑的,传统企业利润下滑,传统经济的周期性行业动力在迅速的减弱,那么从政策层面来说,我们国家也一直推动,尤其近些年推动经济从高速发展,追求规模,转向高质量的发展,以新经济为增长点的创新是经济转型升级一个重要的突破点。但是,几年下来,我们一直觉得我们还是很不错的,我们的新经济也成为我们经济增长的动力,一个重要的构成组成,但是今年中新事件让我们反思很多,引发我们对产业结构和经济前景的担忧。
 
从横向比较在一些核心产业或者核心部件领域有一些底气不足,海外龙头引领技术前沿,占据产业核心环节,我们只能亦步亦趋,我们看到纵向的比我们自己的进步从横向的比在一些细分行业和一些领域,我们中国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能力。所以我们说在周期变轨的时候能不能破局,如何破局,这是值得探讨和思考的话题。
 
我们看一些数据,宏观上看一个研发的投入,我们PPT左边的图,我们看到的是研发支出的总额,我们可以看到数字,在2005年到2006年,到2007年这个阶段,也就是十年前我们研发支出投入在百亿美元这个体量,现在两、三千亿美元这样一个体量,我们的增速是陡峭的图形,虽然我们的总量离美国很大的差距,但是超出很多其他的国家,尤其和我们自己比几个级数的上升,这是研发投入的总额。
 
我们再看研发的强度,就是我们研发的支出除以GDP,这个比例呈现出来是一个更加让我们惊讶的数字,橙色的线,0.89到2.12,大家知道我们中国GDP已经在世界排名第二了,我们的GDP总量已经是在十万亿美元这样一个体量等级,所以我们看到2.12%,已经是非常可观的数字了,当我们看到这个比例,这个强度,我们会真切的感知到日本、韩国和德国他们的占比仍然还是比我们高,所以我们觉得这些国家在很多的场景方面仍然有一定的领先。但是,我们中国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是从宏观上看,我们的一个数据。
 
中观看产业,很多的产业可以举例,举一个大家最熟悉智能手机产业,应该说会很深切的记得深圳非常大手机山寨机的市场,现在很少有人提这个事,十几年前我们做大量的手机只是在模仿,诺基亚和摩托摩拉引领市场中国模拟机做的不太好,现在我们国产手机畅销各个国家,智能手机的核心环节仍然具备非常强的创新能力,比如说最新一款的一个FINCX的手机,全球最领先的技术,这个镜头。
 
中国来看很多的子产业具备全球领先竞争的能力,再从微观去看,激光器,激光设备是一个高端制造业的核心设备,工艺水平决定了制造业很多环节的水平,然后激光器作为激光设备的核心,在高功率的激光设备领域,长期以来几乎都是被国际大厂,尤其IPG技术所垄断,但是看到有一家上市公司,中国的公司,锐科激光,市场份额不断的提升,很多产品和型号,品类方面和IPG等量激光进行竞争。
 
微观我们看覆铜板,高频覆铜板,领先的企业,ROGERS并重的公司,以及他们自己的公司掌握核心技术,中国没有公司能够和他们竞争,几年发展生命科技已经在高频覆铜板这个领域有非常强的建树,高频覆铜板不仅能够做出来,而且能够形成量产,市场上进行直接的竞争,形成销售,而且目前是供不应求,我们这里有好几个品种可以看出来,甚至我们说在美国断我们中心通讯的芯片,如果去断他们的PCB,断他们的高频覆铜板,可能也会陷入瘫痪,这样的措施杀敌的同时也自我伤害,我们整个开放的改革促进指引没有用这个措施,不是多大的程度一定所有的高端产业,我们一样其实也可以制约别人,制约他国,只是说这样的做法互相有伤害,破坏开放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