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利润率50.70%!帝尔激光的高利润还能维持多久

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关键词:帝尔激光, 光伏,    发布时间:2020-03-12

设置字体:

目前,大部分光伏企业的2019年财报均已公告业绩快报,几家欢喜几家愁,马太效应日益显著之下,有的企业举步维艰,还在拿着“531”说事儿,有的企业则高歌猛进,拿出漂亮的成绩单。

在所有拿出成绩单的企业里,帝尔激光的靓眼程度应该算得上是名列前茅的了,让人看上去都忍不住疑惑:“这是不是太漂亮了点了?”。

帝尔激光2月28日公布业绩快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近7亿,较上年同期增长91.83%;实现营业利润3.55亿,较上年同期增长81.47%,归母净利润3.05,较去年增长81.79%!

3.55亿的毛利润在光伏企业中绝对拔不得头筹,可帝尔激光的营业总收入才不到七个亿!用利润总额除以营业收入可得,帝尔激光2019年的销售利润率高达50.70%!

如此惊人的毛利率,已经足以让绝大部分组件、电池企业酸酸涩涩地在心里种下柠檬树了,对产品端来说,19年明星组件企业东方日升的销售利润率也只有7.94%,这就已经是绝大多数的组件企业可望而不可即的了。

即使说光伏设备企业的毛利率相比产品端企业更高,帝尔激光似乎也太夸张了点,与帝尔激光同时、同享PERC红利、迄今已成设备企业两大龙头的迈为股份和捷佳伟创的业绩预告中,其销售利润率也仅为20.30%和17.00%。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稿激光居然这么赚钱?

如果稍微翻越一下帝尔激光的财务状况会发现,自14年至今,其营收和利润增长一直都是一条角度极为陡峭的斜线,2014年归母净利润仅88万,2018年便达到了1.68亿,19年3.05亿,几乎实现了几何增长,连续四年利润翻倍增长的高速度,这在光伏企业圈中似乎只有不可思议才能形容。

那么,如此高额利润是否是可持续的?好日子还有几年?帝尔激光的第二曲线又在哪?

帝尔激光近几年的异军突起得益于perc电池的迭代,2018-2019两年,是光伏产业掀起单晶革命的两年,产品端受益最大的自然是全perc产能布局的爱旭股份,现已经是与通威股份并驾齐驱的电池行业双寡头之一,而由于perc产线相比于传统电池产线需求投入更大、需要产品更多且更专业,perc单晶革命的设备端红利主要由捷佳伟创、迈为股份、帝尔激光等相对细分的几家企业共同瓜分。

尤其是帝尔激光,其所作的激光加工在传统光伏产线中往往都只能承担着跑龙套的角色,得益于PERC技术对激光设备的不可或缺性才由开胃前菜变成了主菜、硬菜,而帝尔激光作为行业中几乎唯一一个深耕激光技术多年且拥有一定技术壁垒的企业,面临的正式这样的一篇蓝海,几年来的高利润吃的也颇为舒服。

在笔者看来,帝尔激光的董事长李志刚先生是一位典型的,值得尊敬的技术型企业家,公司似乎也沾染着他的博士气质,公司自2008年成立至今始终坚持自主研发,不急于赚快钱,其自述企业艰难时也曾借钱给员工发工资,也曾为了生存对外销售过陶瓷、玻璃等消费类激光加工设备,直到2014年才有所好转,因此2017年帝尔激光一脚踩中风口,最是幸运中的偶然与必然,近几年颇为舒服的吃了这几年的高利润倒像是其多年坚持所获得的回报,只是这样的回报还会有几年呢?。

资本圈有句话,叫做风口上的猪也能飞,风停的时候才能看清谁是猪、谁是鸟,眼下PERC扩产之风正猛,预计帝尔激光的高额利润还能最少还能维持1-2年,而风停了之后,决定一家技术型企业生死的往往却并不是它的营收和利润,而是其护城河的深度。

那么,帝尔激光的护城河足够深么?

目前来看,恐怕是不够的。

如此丰厚的利润,引来群狼环伺几乎是必然的,诚然,激光设备毫无疑问是个高技术门槛行业,公司也是毫无疑问的技术型公司,但激光切割技术与丝网印刷技术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二者均要求结合AOI软件算法、导轨精度控制技术对印刷头/激光头进行精准定位,且产线的集成程度均较高,目前,同为吃进PERC迭代红利的丝网印刷龙头企业迈为股份在激光切割领域便野心勃勃,且已切入入OLED-cell激光分片领域、甚至对晶圆设备也已有涉猎。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看中这块蛋糕,帝尔激光的毛利率比较前两年已经有了一定幅度的下降,只是目前该设备在光伏产业中尚属于供不应求状态,因此竞争烈度不显而已,但可以肯定的是,帝尔激光在未来是很难将这一领域吃成独门生意的。

迈为股份是否有可能成为帝尔激光在激光领域的竞争对手?目前还不得而知,在光伏产业技术竞争日益激烈甚至残酷的现在,除了迈为股份开始涉足激光之外,捷佳伟创也已经开始涉足丝网印刷,相比之下,帝尔激光不免就显得太过“稳”了一些。

虽然公司对外称未来的发展方向将是消费电子、集成电路等其他领域的精密激光加工设备研发和生产,但根据帝尔激光的招股书所示,帝尔激光的产品收入中,光伏产品占比超过99%,且几乎全部来源于是PERC激光消融设备、SE激光掺杂设备等,陶瓷设备、玻璃设备等已经彻底敬陪末座,聊胜于无。

日前,有投资者提问时直接问公司,公司募到资金后是否会在消费电子、集成电路等领域有什么具体行动,公司则回答表示,公司目前的募投项目主要是为了提升现有的精密激光设备产能。也有投资者于近期提问,是否有涉足丝网印刷设备,公司则回答,公司主营业务为精密激光加工解决方案的设计及配套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

简而言之,至少目前的帝尔激光是深耕于光伏行业,且专注于激光设备的企业。

那么,帝尔激光的第二曲线在哪?

关于第二曲线,著名管理学大师查尔斯汉迪说:“当你知道你该走向何处时,你往往已经没有机会走了。”

简单理解就是,任何业务的曲线到达顶点之后都将不可抑制的下落,这个下落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可逆的,因此成功的企业会在固有业务曲线到达顶点之前开辟新的业务。

光伏产业的技术迭代速度极快,因此光伏企业、尤其是设备企业往往一不小心就会被时代所淘汰,曾经被这一批PERC革命所拍在沙滩上的前浪企业中,曾经风光一时的天龙光电已经处于淘汰的边缘,唯有壳资源尚算值钱,多晶铸锭炉的龙头企业精功科技在19年净亏损1.09亿,其库存产品已计提3488.60万减值,岱勒新材、三超新材、东尼电子这三家金刚线三巨头目前日子也过的颇为艰难。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迈为股份和捷佳伟创上市之后很快都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圈,其中,捷佳伟创深耕于光伏,但似乎野心更大一些,除PERC技术之外,公司还深入布局了HIT、MWT、N-PERC、TOPCon等技术,涉及制绒、扩散、抛光、镀膜、印刷烧结、激光、自动化、LPCVD等多个环节,不管未来属于哪种技术,都有野心成为设备企业中全产线的提供商,有能力建设产线的交钥匙工程,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激光切割部分,其护城河是否够深或许还有待验证,但其够宽却是毋庸置疑。

相比于捷佳伟创的宽,迈为股份则更专注于“深”,乃至深到了光伏行业之外,同样,在立足于PERC的同时深度布局HIT,主攻HIT中的丝网印刷与PECVD技术,目前均已有交付客户验证的产品,通过外采日本YAC和德国阿登纳的设备也可实现HIT的整线提供,坐稳丝网印刷设备龙头之余在激光切割领域也已频频发力,并成功切入到了OLED-cell激光分片领域。

目前,虽然帝尔激光的募资资金中虽然同样也有1.28亿用于建设研究中心,其中也包含HIT激光加工工艺,但是目前为止尚没有拿出相关产品,其进度远远落后于以上两家企业,且目前来看,激光切割设备并不是HIT国产化的主要设备,顶多算这盘大席上的开胃菜或凉菜。

根据此前阿尔法工厂的计算,帝尔激光目前的技术相关人员占比仅为22%,2018年的研发投入也仅占比5%,这作为一家绝对意义上的技术主导、超高毛利率的科技型企业来说,已经相对很低了。

此外,公司的固定资产增长也很有限,2015-2018年公司固定资产均在0.5亿以下,最新的投资者回答中公司也表示,现有的厂房均为租赁。

当然,2019年的财报还没有出,不知这一现象是否有被改善,笔者对此也比较期待。

笔者个人观点,在PERC电池的行业风口之下,这种舒舒服服的钱还将有1-2年可赚,但在这之后呢?如此丰厚的巨利又能持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