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中美,日韩、德美也都卷入贸易争端

来源:    关键词:贸易争端, PMI,    发布时间:2019-07-09

设置字体:

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掀起了全球范围内的贸易争端话题,中兴、华为等中国企业被美国列入惩罚名单,而欧洲国家、墨西哥、加拿大、日本等国家都或多或少与美国起了贸易争执。人们大多认为每一个事件罪魁祸首是美国,然而不久前,日本宣布对韩国三种关键半导体原材料实施审查,相当于有选择的“制裁”,这一措施让韩国震动,由于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及消费电子十分重要,是国民经济支柱之一,而日本恰恰在这些半导体材料十分强势,在全球甚至拥有突出的优势。韩国明显是被日本掐脖子了,这一幕让人想起一年前的美国对中兴断供“芯片”。所以说,在一些高端科技的关键领域,美国、日本、欧洲仍然是不可小觑,他们还是掌握了一些垄断性的技术和产品供应。中国只有自立自强,才能摆脱发达国家的掐脖子可能性。


德国经济部长本周将出访美国,就缓解双方贸易摩擦进行磋商;与此同时,韩国和日本业界启动磋商,以应对两国贸易争端下的产业原料断供危机,商讨解决措施。业界分析称,全球制造业正受到贸易紧张局势带来的全面冲击,产业链的损失加重了经济下行风险。

韩日贸易争端升级

由于日本刚刚启动了对韩国原材料出口限制,科技产品制造商供应链受到威胁,韩国三星集团负责人7日赴日本寻求磋商缓解产业紧张局势。

韩联社引述韩国金融界消息人士指出,三星电子集团副会长、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将与日本当地企业家共商对策。

同时,韩国政府也介入准备应对日本拟扩大对韩国的出口管制。据相关官员透露,可能多达一百项工业产品会被日本列入限制出口目标,贸易摩擦升级风险上升。

日本经济产业省1日宣布,4日开始对3种出口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强化审查,将把韩国从“白色国家”清单中删除。

日方采取出口管制的3种产品分别是高纯度氟化氢、光致抗蚀剂和氟聚酰亚胺,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的重要原材料,日本企业在全球供应量中占据绝大多数份额,而半导体产业是韩国主要经济支柱之一。韩国贸易协会数据显示,韩国企业对日本产高纯度氟化氢、光致抗蚀剂和氟聚酰亚胺的依赖度分别达到43.9%、91.9%和93.7%。

韩国总统文在寅已决定本周召集韩国主要企业的负责人开会商议对策,包括三星电子、现代汽车、SK、乐金等公司的高管。

韩国《每日经济新闻》文章指出,汽车是仅次于半导体的韩国骨干产业,也有可能成为日本加强贸易管制的对象。

日本企业在环保车所必需的车载电池材料方面占有优势。报道称,如果这些材料的采购受阻,韩国现代汽车的环保车战略、经营车载电池的LG化学和三星SDI的业绩都将受到严重影响。



汽车关税风险难减

由于美国对汽车制造业加征关税威胁犹在,德国联邦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8日将赴美展开为期5天的访问。他此行涉及议题丰富,最重要的将是化解贸易摩擦。

据德新社报道,阿尔特迈尔行程将涉及硅谷及相关科技企业、阿拉巴马州的德国车企工厂、华盛顿的美国官员。


他表示,此行最重要的议题是与美国政府和国会探讨消除双方贸易谈判中日益增多的不确定性,并将在会谈中提出德国对稳定且合规环境的诉求。

美国政府5月份计划延迟半年就是否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高达25%的汽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做出决定。加征关税的威胁给汽车制造大国德国带来沉重压力。

德国经济对贸易的依赖程度极高,德国人均实际收入的增长约一半源自贸易。在主要发达国家中,德国是市场开放程度最高的国家。但由于贸易紧张局势不减对国际分工造成打击,德国经济受到严重影响。

受国际贸易紧张局势等因素影响,德国出口已经出现明显下滑。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德国外贸顺差2278亿欧元,比前一年减少8.1%。

美国业界也呼吁不要加征关税,该国汽车制造商联盟表示,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征收关税将是一个错误,会给汽车行业及相关从业员工带来严重的负面后果。

汽车生产商及其供应商警告称,关税将导致汽车价格上涨,包括使用海外零部件的在美国生产的汽车。据这些汽车公司说,进口零部件通常占到美国汽车的40%至50%。美国汽车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25%的新关税可能会使美国汽车的平均售价提高4400美元。该组织表示,进口汽车的平均价格将进一步上涨,涨幅约为6875美元。


制造业困境加深

全球的制造业低迷在6月份加剧,来自世界各地的数据显示了贸易紧张局势拖累经济增长。

摩根大通和IHS Markit编制的全球制造业指数跌至2012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新订单急剧减弱,商业乐观情绪跌至历史最低水平。其月度数据为49.4,低于5月份的49.8,表明多数企业报告产出下降。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ISM制造业指数读为51.7,逊于5月前值52.1,刷新2016年10月以来的32个月最低。其中,6月的新订单分项指数跌至50荣枯线处,创2015年12月以来最低;物价支付分项指数自2月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并创2016年2月以来新低。

欧元区6月制造业PMI终值为47.6,低于前值47.7,这是欧元区制造业连续第5个月萎缩。在欧盟各国中,经济“火车头”德国6月的制造业PMI仍低于荣枯线。

亚洲方面,日本制造业活动6月再次萎缩,经季节调整的6月IHS Markit日本制造业PMI初值降至49.5,5月终值为49.8。该指数创3月以来最低,且连续第二个月低于50的荣枯分水岭。6月日本国内和海外新订单分项指数初值降至47.3,创2016年6月以来最低水平,5月终值为48.7。6月韩国制造业PMI为47.5,不及5月的48.4,为2月以来最严重收缩;新出口订单更是连续第11个月下降,创下了历史上最长跌幅。

市场人士认为,制造业低迷是比收益率倒挂曲线更加可信的衰退信号。摩根士丹利认为全球贸易不确定性仍然存在,这将拖累经济前景。多个地区的制造业数据连续下降再创新低,意味着全球经济增速持续放缓,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的影响逐步显现,下行压力有所积累。联合国也在《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年中报告》指出,世界经济2019年增速将放缓至2.7%,低于年初时预计的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