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光伏征税意向反复变脸 对中国企业影响较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键词:光伏发电, 太阳能电池,    发布时间:2018-07-18

设置字体:
  导读
  中国作为印度最大的组件来源国的同时,印度也是中国最大的海外出口市场。2017年,国内出口印度的组件总量为9.46GW,占出口总量的24.96%。
  印度光伏制裁调查再起波澜。
  7月17日早间,路透社报道称,印度贸易部7月16日在向政府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建议,对从中国和马来西亚进口的太阳能电池和模块征收25%的关税,为期一年,以抵抗其认为的对印度本国太阳能设备行业构成的威胁。
  同时,记者查询发现,有媒体发布有关“印度光伏保障措施案终裁”的信息,并附上了文件截图。
  文件显示“印度光伏保障措施案作出终裁,贸易救济总局建议以首年25%,次年上半年20%、下半年15%的税率,对进口电池片及组件征收两年的保障措施税。由于中国和马来西亚以外的发展中国家单独对印出口不超过印度总进口的3%,合计对印出口不超过印度总进口的9%,可以免除保障措施税”。
  不过,截至发稿,记者暂未在印度光伏保障措施案调查主体——印度保障措施总局(DGS)官方网站上查询到相关文件。关于正在进行的调查,文件只显示今年1月的初步调查结果。而新的拟议中的关税远低于DGS今年1月建议的70%。
  反复变脸
  上述文件显示,保障措施将会在常务委员会(Standing Board)同意,且财政部发布征税令之后开始执行。也就是说,这项措施依然没有敲定。
  此次保障措施调查始于2017年底,随后,我国机电商会立即召开应诉协调会,组织56家企业进行无损害抗辩。但在之前的2017年6月,印度财政部长Hasmukh Adhia在专门的GST Twitter账户中表示,太阳能组件将会被征收5%的商品及服务税(GST),新税率从2017年7月1日开始实施。
  今年1月5日,印度保障措施总局(DGS)还是公告宣布了对该保障措施的初步调查结果,建议印度政府在最终结果确定前,对进入印度的光伏产品(无论是否封装成组件,也就是说包括晶体硅电池及组件、薄膜电池及组件)征收70%的防卫性关税作为临时保障措施,为期200天。
  两个月后,印度方面再次“变脸”,3月23日,印度商工部发布公告,决定终止对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马来西亚光伏产品的反倾销调查。
  这引起了印度太阳能制造商协会(ISMA)的不满,他们写信给商务部,赞成DGS建议对进口的太阳能光伏电池和组件征收70%的关税。
 但这项建议并没有获得相关回应,据6月初印度经济时报报道,印度政府已决定不对从中国和马来西亚进口的太阳能电池征收临时保障税,否决了此前征收70%关税的建议,“印度再生能源部长AnandKumar向媒体证实,目前不会施行保护关税”。据印度经济时报6月报道,印度财政部下属的保障监督常设委员会也刚决定,不需要征收此类关税。
  但令业界疑惑的是,印度商务部下属的印度贸易救济总局(DGTR) 还是在6月26日举行公开听证会,讨论对进口太阳能设备征收70%的保障关税。会上ISMA再次要求对进口太阳能电池和模块实施95%的保障税,以保护国内制造企业免遭廉价进口商品的损害。
  印度不同利益团体的立场显然大相径庭,事实上,印度对于光伏产业加征关税一事纠结已久。
  早在2012 年 9 月 15 日,继欧美对我国光伏产业轮番提出“双反”调查后,印度也提出双反调查申请。
  2014年,印度财政部决定不执行印度商工部对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美国、马来西亚的进口光伏产品的反倾销最终征税裁决,此案在经历了21个月后最终以不征税结案。但印度方面后续又陆续宣称将对进口光伏产品进行双反。
  近几年,印度已经成为除了中国、美国的第三大光伏市场,2017财年印度的新增光伏装机约为9GW,2018财年,光伏建设规划将高达11GW,印度政府计划实现2022年100GW的光伏装机目标。不过,印度光伏市场对进口光伏组件依存度高,有近85%的光伏产品来源于进口。
  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光伏研究中心主任红炜告诉记者,印度的市场是近几年最有竞争、最具吸引力的市场,印度也一直希望建立自己的产能,但到目前为止并未有特别大的提升,反而现在很多中国光伏企业到印度去建厂。
  影响有限
  中国作为印度最大的组件来源国的同时,印度也是中国最大的海外出口市场。2017年,国内出口印度的组件总量为9.46GW,占出口总量的24.96%。
  虽然印度方面举棋不定,但对于中国光伏企业来说,依旧会有些许影响。不过,更多企业在此前早有准备,在海外合作建厂是普遍的选择。协鑫集成、天合光能、晶澳等都在印度与相关公司合作建设了生产基地。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今年5月表示,印度已经成为了天合光能的核心目标市场。印度新能源行业知名咨询公司Bridge to India 最新发布的《国家太阳能产业地图报告》显示,全球领先的太阳能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天合光能凭借25.7%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同行竞争对手,成为2016年印度市场最大组件供应商。

 过去一段时间,隆基乐叶为印度供应了多个百兆瓦级光伏电站的单晶组件。海关出口数据显示,2018年1月-5月,隆基乐叶组件印度累计出货第一。
  针对印度征税后可能带来的影响,隆基乐叶国内营销经理贺强告诉记者,其实对隆基的影响不是很大。
  “因为本地组建工厂,等于实际出口的量很少,因此关税的影响不大。印度市场占隆基的海外市场布局也比较小。”贺强说。
  红炜则表示,“虽然国内外的政策因素会使企业压力更大,但未必是坏事。市场环境增加了压力,但是对竞争力强的企业或早有准备的企业其实是好事,对临时要去向海外、向印度扩张的企业,自然不是好事。中国光伏产业之所以要整合,就是因为我们供大于求,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太多了。”
  所以,印度加征关税也并没有引起国内企业的太大反响,与之前2012年的美欧双反相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2011年的时候,我们的光伏产品出口占总产量的95%,但经过‘双反’后,出口占比萎缩至30%-40%。但我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总体的出口水平应该在50%,目前的比例是不合理的,不利于应对风险。”红炜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2018年9月的临近,欧盟针对我国双反的政策即将到期,欧盟委员会将决定是否撤销或延长这些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