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轮出清来了?补贴“断供”,光伏上演集体休克!

来源:搜狐    关键词:光伏发电, 太阳能电池,    发布时间:2018-06-05

设置字体:
新能源补贴退坡,比亚迪为首的新能源企业,业绩纷纷暴雷。而光伏新政刚一发布,整个产业链纷纷叫苦不迭,各类“谣言”四起,甚至有专家上书,试图扭转态势。6月4日,光伏产业各大上市公司纷纷上演跳水,隆基股份、阳光电源等行业龙头均告跌停。
 
6月4日,光伏产业各大上市公司集体暴雷。单晶硅龙头隆基股份下跌9.98%,光伏逆变器领军者阳光电源下跌10.03%,此外,通威股份、林洋能源也遭遇跌停,整个产业链企业普遍大幅下滑。港股方面,多晶硅巨头保利协鑫能源暴跌9.20%。
 
一份重磅文件,让光伏产业陷入“寒潮”之中。5月31日,发改委、财政部和能源局联合印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业内称之为“531新政”。通知明确要求: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分布式光伏今年仅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建设规模;将进一步降低光伏发电补贴强度。
 
对于近几年一直积极扩张的光伏产业,财政也逐渐感受到补贴规模的压力。不过,政策的突然转向,也让光伏产业叫苦不迭,在整个行业积极扩充规模的时候,却遭遇“断粮”的危局,光伏电站规模受到限制,补贴也要滑坡。
 
 
 
严冬来了
光伏产业链之所以反应巨大,主要还是“531新政”既狠又痛,对比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还有过之而不及。
 
而与新能源汽车行业相比,主要问题是补贴门槛的提高和补贴强度的下调。而光伏产业此次“531新政”,直接是限制规模,意味着很多在建产能压根无法得到财政补贴,甚至都无法顺利完工。
 
此前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测,乐观情况下2018年新增装机规模可达40GW以上。其中,分布式光伏预计并购规模18GW,普通光伏电站预计4GW。
 
“531新政”直接暂停了2018年普通指标、分布式缩减至10GW、不限指标地区除西藏外均纳入指标管理,这意味着2018年新增装机中至少13GW已明确砍掉。
 
 
 
特别是,分布式光伏发电,之前并没有规模限制,现在一下子从缩减至10GW,这意味着其他8GW的在建产能只能荒废,或者等待下一年配额。
 
所谓“分布式”,即企业或居民在屋顶等场所安装的光伏电站。由于光伏发电占地面积大,所以大规模集中式光伏电站主要集中在西北、西南等偏远地区,这些地区电力需求量下,长距离输变电损耗又大。因此,近几年分布式光伏发电成了行业新的方向。
 
政策鼓励之下,业内的、非业内的全都一拥而上,开始筹建分布式光伏电站。有的企业,甚至把这类分布式光伏电站,打包成理财产品。
 
以“绿能宝”为例,这是纳斯达克上市企业SPI绿能宝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旗下平台,该公司曾推出一款“美桔1号-绿能宝”,普通投资人可通过互联网购买该款产品,最低投资额为1000元,而这1000元现金其实对应了实物“光伏电池板”。
 
随后,这些钱由绿能宝公司来操作,并将买好的电池板再租给河北巨鹿的一家太阳能发电项目,用于后者建设电站。利用光伏发电向电网企业输电,来创造营收和利润。
 
然而由于光伏补贴延迟,此项产品就出现过兑付危机。2017年该公司称,因光伏补贴延迟等原因,致使目前平台的提现出现逾期现象,投资人不能按期兑付提现金额。
 
此外,分布式光伏领域还存在主动向居民推销。比如新三板挂牌公司光伏宝,便提出“光伏宝,收益好”,“光伏宝,能养老”的宣传语,以兜售理财产品的方式,来安装分布式光伏。居民出钱在自己家房顶、车棚安装光伏电池板,卖给电网获取利润,其中“上网”环节自然少不了财政补贴。也就是说,拿纳税人的钱,做出理财产品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这套商业模式,最终还是离不开财政补贴。据悉,目前全国存量电站并网规模约150GW,2017年累计并网130GW,2018年约20GW;按全年满发1100小时算,年实际发电量约1650亿度。国补比例按电价6成算,补贴金额达1000亿元。
 
可以说,这是相当大的一笔负担,当财政补贴都开始被做成理财产品兜售了,也失去了支持新兴产业的初衷了。或许,这就是此次“531新政”一刀切的主要原因。
 
隆基股份首当其冲?
实际上,此次“531新政”,受损最大的不是光伏电站的运营商,而是上游的硅片及组件厂商,比如单晶硅龙头隆基股份。
 
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崛起,让隆基股份取代协鑫、尚德、赛维等传统的行业巨头,成了新的行业领军者。国内传统的光伏组件企业,擅长的都是多晶硅,而隆基股份是国内少有的单晶硅厂商,由于单晶硅在分布式光伏发电上的应用优势,这波分布式浪潮,隆基股份受益最大。
 
但是,浪潮落下来的时候吗,恐怕隆基股份的损失也是最大。2015年至2017年,隆基股份每年营收分别同比增长61.6%、93.9%和41.90%,同期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77.14%、197.31%和130.38%。
 
2014年隆基股份营收36.8亿元,净利润2.94亿元,2017年营收已高达163.62亿元,净利润为35.64亿元。3年时间内营收累计增长了3.4倍,净利润累计增长了11.1倍。
 
如此靓丽的业绩,深深刺激了隆基股份股价。截至2014年年末,上市公司前复权价仅为4.88元,截至今日,股价已涨至20.12元,涨幅高达312.29%。
 
隆基股份月K图:
 
 
 
以当前价格计算,上市公司市净率3.81倍,市盈率15.31倍。隆基股份估值不算特别离谱,不过,分布式光伏限量,或让上市公司面临产能过剩的危局。
 
行业繁荣之时,为了缓解行业单晶产能供给偏紧的状况,隆基股份在宁夏、云南和陕西等多个基地加紧扩张产能。2017年,银川年产5GW硅棒项目、宁夏年产1GW硅棒项目、泰州年产2GW高效组件项目、泰州年产2GW高效电池项目、古晋年产300MW硅棒/500MW电池/500MW组件项目全面投产。银川年产5GW硅片项目、保山年产5GW硅棒项目、古晋年产1GW硅片项目和西安年产500MW组件项目加速推进,丽江年产5GW硅棒项目和楚雄年产10GW硅片项目主体工程顺利完成。
 
根据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隆基股份单晶硅片产能达到15GW,较2016年底提升100%,单晶组件产能达到6.5GW,较2016年底提升30%。而据上文所述,2018年分布式光伏指标仅有10GW。
 
实际上,过去十年,光伏产业过山车般的市场行情,早已一次又一次上演,当年风光无限的明星企业,很多都落得遍体鳞伤的下场,比如尚德、赛维。
 
光伏产业曾在2011年到2013年经历断崖式下跌,补贴下滑,西北大面积弃光现象也层出不穷。等到了2014年,随着分布式发电的崛起,“光伏扶贫”等项目的开展,光伏产业也渐渐复苏。
 
有业内人士认为,那一次残酷的市场出清,是一次光伏产业的“成人礼”。可是,这一次,光伏产业再次突遭打击,说明整个产业仍然离不开“补贴”,依旧没有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