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光应用 » 能源环境新闻 » 正文

起底浙江户用光伏 窥探全国今朝与明日

来源:技术的炫耀

  发布:星之球科技

关键词:光伏发电 太阳能电池

2018-05-31

 浙江户用光伏为何能够全国领先?立足浙江,我们试图窥探全国户用光伏的今朝与明日。
浙江的四月,刚刚可以感知到接近夏日的炎热。从杭州到上海,途径嘉兴一线的高铁上,向窗外望去,沿线你所能看到的每一户房子的屋顶上,不间断地都会安装着家庭光伏。密度如此之高,正是全国知名“嘉兴模式”的最直接写照。
近几年,光伏行业在户用光伏市场不断加码,花样也在不断翻新,已然成为光伏行业不可忽视的一个市场。
浙江能源监管办方面回复《能源》记者时表示,实施“百万屋顶”工程后,浙江省家庭屋顶光伏并网户数已经从2015年的349户攀升到2017年12月底的15.8万户(含住宅周边公共建筑屋顶,比电网企业统计的数据12.8万户多),装机容量656兆瓦,位居全国之首。虽然并网户数和装机规模高居国内第一,且继续呈快速发展态势,但是距离既定目标仍有较大的差距。
不过,广阔的户用光伏市场依然存在质量差、虚假宣传、价格竞争等乱象,甚至衍生出“光伏贷”等骗局,使得不少人对户用光伏的信任在顷刻间崩塌。
一方面,户用市场潜力巨大,先有浙江的“百万屋顶”,后有山东的“千万屋顶”、江西省“万家屋顶”。另一方面,户用市场鱼目混珠、事端频生。
经历近两年的混沌之后,户用光伏能否拨乱反正,寻求破局之道值得关注。
浙江作为户用光伏市场的发源地,不仅装机量领跑全国,也涌现出晴天科技这类本土企业,开始在光伏业内崭露锋芒。
浙江省为何能做到户用光伏领先全国?有哪些经验与教训值得借鉴?未来的户用光伏发展又如何能够少走弯路?
带着这些问题,《能源》记者实地调研浙江户用光伏发展情况,立足浙江,力图以此窥探到全国户用光伏的今朝与明日。
百万屋顶
绍兴市嵊州区马仁村的马强(化名)家里,一座二层小楼的房顶安装着30块光伏板,屋顶发电、二层自住、一层存货,在这个村子里,大部分房屋都能够达到这般的“一房三用”。
户用光伏的并网有两种模式,“全额上网”和“自发自用,余电上网”。并网后屋顶光伏不仅可以发电自用,还能够赚钱,在减少燃煤消耗的同时,也成了家庭增收的一部分。
马强家的屋顶光伏装机为8.4千瓦,选用的是英利因能品牌,采用全额上网模式,去年8月并网,截至今年4月份,8个月的时间里,发电量共计达到5886.98千瓦时。英利因能浙江区域的品牌负责人对此表示:“到了夏天发电量会更多,像马强家这样的情况,自并网日开始算起的一个自然年,发到一万度电没有问题。”
马强告诉《能源》记者,整个屋顶光伏的前期投资在6万左右,现金结付方式。每度电在0.85元,加上0.1元的省级补贴和0.2元的市级补贴,补贴按照从并网那一年的政策执行20年不变,电网公司依据每月发电量结算,每个月的收益在四百到六百元不等。
比起贷款,在浙江采用的现金全款交付投资的业主不在少数,《能源》记者了解到,现金方式大概可以在6-7年收回成本,如果是贷款模式,回本要将近8年。“和老百姓讲清楚了之后,现在不少人选择现金方式,因为自有资金的投资回报会更快。”浙江省太阳能行业协会秘书长沈福鑫说。
“光伏贷”骗局并未在浙江发生过,质量问题现今也较为少见。沈福鑫表示,浙江户用市场并不是企业想进就能进,需要政府备案和达到准入标准,得到地方政府和银行信用的多方信任。浙江省的户用光伏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政府的引导和监管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浙江在2016年提出光伏“百万屋顶”计划,发布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浙江省百万家庭屋顶光伏工程建设的实施意见》,文件提出:2016—2020年全省建设家庭屋顶光伏装置100万户以上,总装机规模300万千瓦左右。
截至去年年底,浙江省“百万屋顶”计划达到了20万户左右。从去年的安装量水平来看,发展最好的区域是嘉兴、衢州、金华等地。
这些地区之外,浙江不少区域也开始发力。宁波地区出台相关政策,9万户的指标内每度电补贴一毛五,持续三年时间,9万户之外则补贴政策取消。湖州也表示2018年将新增家庭屋顶光伏2.1万户。
与其他省份相比,浙江省政府的推动力度更为明显。其政策方面的倾斜为户用的发展提供了较大空间,补贴方面,在国家每度电0.42元的基础上,浙江省再省补0.1元,到市级再另有补贴,根据各地政策不同补贴程度不一。
户用发展的同时带来的也是经济的利好,《实施意见》中曾提到,要结合光伏小康工程建设,在26个加快发展县和婺城、兰溪、黄岩3个区(市)原年收入4600元以下低收入农户和省级结对帮扶扶贫重点村,开展光伏小康工程建设,建成家庭屋顶光伏20万户以上。
户用市场的开发,对于区域经济的拉动来自几个方面。一是当地居民的增收,二是企业销售组件带来的增长,三是增加了一部分新的工程公司。
浙江户用市场发展到如此程度,并非从最开始就是一帆风顺。记者通过区域经销商了解到,在户用发展之初,因为房屋归属权问题,可能一户人家拥有多套房产,许多地区城管局和城建办并不允许安装家庭光伏。另外在推广上面难度颇高,民众对产品的认知度不够,缺乏对品牌的信任。
英利因能早在政策之初就进入了浙江市场,其表示:“大多数公众对系统品牌的意识还是比较薄弱,保障系统运行25年不是简单地把各种零件积攒起来,要有支持系统25年的服务和保障体系,要正确引导公众从系统运行25年的角度去选择产品和设备厂家。”
目前来看,虽然浙江户用市场设立了准入门槛,但是在有些品牌企业看来,门槛依然有待抬高,不乏一些“赚点钱就走”的企业。
“做户用光伏是一种市场行为,但是又没有一个标准的准入门槛。前端由地方政府把控,终端由电网把控,这两个其实都没有一个标准来约束,所以准入门槛低是有道理的。”一位业务在浙江的集成商告诉《能源》记者。
不过,目前浙江的户用市场发展模式已渐趋体系化,在政府和行业引导,品牌企业引领和民众意识提高的并行推动下,浙江户用的发展潜力依然十分可观。
英利因能区域负责人表示:“目前浙江是国内市场发展最快的省份,去年户用系统的安装量全国第一,2016-2017每年都是倍增的,但整体看,户用光伏的覆盖程度还是很小的,未来发展空间还是很巨大的。”
据了解,浙江在户用光伏方面的布局,接下来依旧是按照百万屋顶的计划分解下去。“现在要先完成第一轮的计划,等达到百万屋顶之后,再看具体情况布局下一轮。”沈福鑫说。
热闹背后
户用光伏虽然发展迅猛,但是行业仍然比较混乱,还没有形成行业的标准,这似乎是大家的共识。浙江作为户用光伏的先行者,透过户用光伏繁华的表象,其背后也经历过许多的困难。
“在2017年,浙江省发展伊始曾出现了很多不规范的企业,也就是所谓的淘金者,赚点钱就走了。现在这个市场正在逐步规范,老百姓也在慢慢地了解光伏电站的应用知识,之后随着品牌企业进入,户用光伏电站市场也就规范起来。”沈福鑫表示。
在浙江,正泰无疑是最典型的企业,截至2017年,正泰居民分布式屋顶电站安装量超过40000户,其中在浙江总装机数占全省的36.36%。
正泰户用光伏事业部总经理卢凯告诉《能源》记者,户用光伏的市场是足够大的,但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市场一定要做规范,不能做烂。在有些地方已经发生了什么情况呢?有大量劣质产品充斥进来以后,其服务水平跟不上,最终导致一个地区的市场烂掉,这是对行业最大的伤害。不论是品牌,还是服务好,老百姓对光伏的产品已经不信任,出现信任危机的时候,这个市场彻底就没有了。
浙江接下来需要完善的地方也是在于标准化,这其实是一个通病,标准不统一会造成大量无用功。“现在虽然也有一些标准,但是其实是比较乱的。我举个例子,比如说配电箱,其在浙江就有一百多个型号,在全国也一样,不同的地方对户用配电箱的要求都不一样。”卢凯坦言。
也就是说,户用市场的兴起几乎必然会伴随着乱象的产生,如何尽早地规范市场或许才是关键。事实上,不管是从业人员,还是企业,亦或是行业协会,都在为此奔走呼号。
光伏制造行业单晶龙头企业隆基在2018年发起了分布式3.0精英企业联盟,作为联盟召集人的李文学告诉记者:“联盟一方面呼吁企业自律,另一方面和标准化协会、建筑行业协会一起制定准入等标准。比如说没有资质的不允许进入,现在没有这种限制,谁都能进来,我们现在大概统计下来就有6万多家。因为国家鼓励发展户用光伏,很多时候即使有资质的要求,控制也不是那么严格,于是造成行业比较混乱。”
资深光伏行业专家王斯成则强烈呼吁尽快完善户用光伏系统系列技术标准,光伏系统的平价体系。同时尽快推行光伏户用系统的认证制度,将劣质产品和系统赶出市场。
“户用光伏发展比较快,缺少两个东西,一个是行业的规范,另一个是没有真正在行业内树立起品牌。因为品牌很大程度上代表着质量,如果没有树立起来好的品牌,拼装、假冒的产品就会横行。”中国户用光伏品牌推广联盟秘书长周元对《能源》记者说,“浙江也出现过问题,所以地方上的规范、行业标准该怎么发挥作用,对每个企业的要求,注册资金、电力施工资质、保险等等。”
 
事实上,户用光伏的爆发式增长还带来了并网上的难题,也就是是否会受到变压器容量的限制。根据《国家电网公司光伏电站接入电网技术规定》要求:小型光伏电站总容量不宜超过上一级变压器供电区域内最大负荷的25%。
但是实际上光伏电站的容量情况还要看当地电网的情况,比如说浙江有的地区安装容量甚至可以达到60~80%,也就是说具备可以上调的条件。
乱局何解
事实上,浙江户用光伏的拨乱反正已然经历了一个过程。
首先是政府和当地行业协会的引导。在浙江,政府和行业协会做了许多的工作,政府层面会出台一些规范性的要求,只有符合要求的企业才能够进入,也就是政府有监管的力量。
其次在协会方面,把好的案例树立起来,并给乡镇干部、村干部和老百姓做一些科普的工作,让主管的乡村干部以及老百姓明白真正的户用光伏电站是怎样的。
最后,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是在区域内形成好的行业规范,需要有一些标杆的品牌企业共同的去定好规矩,推动市场有序开发。
“现在来看浙江出现过的弯路,不规范的安装是有的,不规范的安装在经过整改予以拆除,现在整个浙江户用市场总体比较规范。一个是政府监管,行业协会也在审核,品牌企业在出现,这是一个过程,大家老百姓认可程度高了,品牌企业进入之后光伏市场整合就比较快了。”沈福鑫指出。
从浙江省的发展来看,浙江政府的介入比较早,2016年提出百万屋顶之后,政府推动力度逐渐加强,出现政策配套,准入条件,出台标准,政府的介入逐渐地在规范市场。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户用光伏以销售产品为核心,在用户终端的利益是得不到长期保障的。我们的理解是未来的发展肯定会慢慢从现在以卖产品为主流转向卖服务为主,而卖服务就需要品牌商做承诺。”卢凯认为。
作为浙江最大的户用光伏企业,正泰的代理商并不多,其往往是挑选行业内有资源、能够进行整合的代理商。在一定的区域,以县为单位,代理商有很大的网络渠道资源的。比如说代理商一方面是利用原来在低压电器领域30多年的渠道资源去开发户用光伏,也就是说有很多是转型做到户用这个行业,其在当地已经有很好的网络资源,包括团队;另一方面,其实正泰也在行业中挑选原来已经在光伏行业做的数一数二的人进行合作。
不难看出,正泰的做法是想寻找能够长期合作的代理商,而非追求短期利益的机会主义者,这样的模式很大程度上能够增强其在户用光伏市场的稳定性。
而对于标准的老大难问题,迟迟不能出台也有一定的原因,因为上升到国家行业标准往往有一个时间的周期。目前包括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企业等等都在组织标准的制定和审核,这都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记者从浙江能源监管办了解到,在市场规范方面,嘉兴市开全国之先,推出了《户用型分布式光伏并网发电系统技术规范》,使得“屋顶光伏电站”质量有了衡量标准。目前省发改委、省能源局正联合浙江省可再生能源协会以及正泰、晴天等省内大型家庭屋顶光伏企业,共同制定家庭屋顶光伏服务规范,对全省家庭屋顶光伏市场准入、美观优质建设、后期运维保障、保险监管跟进等提出指导性规范。
通常来讲,企业标准往往是先行的。卢凯介绍说,正泰一方面是加入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作为专委会的主任委员,包括前期在中国标准化协会。我们认为标准的推进要求统一标准,这个标准包括产品的标准,以及电网对户用变压器容量等标准都要统一。比如说原来标准可能规定有些地方的变压器容量限制是25%,有些地方是45%,这样就没有办法很好地进行推广。另一方面,对于什么是好的户用光伏品牌,还是要让终端用户更加明晰,并且通过媒体识破诸如骗贷这样对行业发展产生危害的行为。
“规范是重要的一环。一方面我们想选择与当地能源局、质监局这些政府部门一起活动;另一方面主要是论坛,要把行业的主管部门聚集在一起,包括跨界的一些企业共同探讨一些问题。”周元告诉《能源》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