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光学院 » 市场报告 » 正文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国内中小激光企业出路在何方?

来源:激光制造网

  发布:Nick

关键词:激光 激光产业 激光企业

2017-11-03

当下中国的情况,没有多少人会认为做企业是很容易的,特别是制造业的民营中小企业。他们面临的是人力成本持续上升、缺乏人才吸引力与核心技术不足、税收负担重、融资难、竞争不过国企、利润压缩等问题,还有近几年房价高涨,经济脱实入虚,实体经济难上加难。

 

国内的激光企业也面临以上的问题,当然国内完全国企属性的激光企业很少,与国企竞争不明显,但是同行的同质化竞争是非常残酷的,许多企业都是牺牲利润来赢得市场份额。一边说是高科技、一边拿的是低利润,实在值得国人深思。

 

产业成长,资本进入

我国的激光加工产业呈现出日新月异的景象,近年来很多激光设备已经逐步实现国产化,尽管重要的激光器与高端加工集成系统还依靠进口,但国内品牌的市场份额逐渐增加,中低端激光应用基本上是国内品牌占据,随着核心激光技术的突破,以及更多应用开发,未来我国激光加工市场的需求量会继续增加。

 

伴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提出,我国制造业开始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智造”的道路发展,得益于激光技术的不断提高及激光企业的发展扩大,激光加工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201610月,李克强总理到深圳考察,参观大族激光的激光加工及自动化系统集成设备时,就称赞道在大族激光中看到了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路径和希望。

 

缺钱,是悬在中小企业头上的一把剑。目前许多激光企业的做法是寻找投资方加入,一类是财力与规模实力更大的企业投资方,另一类是风投机构,笔者也接触过一些风投机构的咨询,他们非常看好激光市场,希望能够参与并获益。但是从激光企业家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辛苦创立经营下来的企业,要卖出部分股权,担心在未来企业运营中会增加不确定因素,有些企业家不太愿意走这条路。另外一个做法,就是争取机会进入资本市场。过去3年里,国内包括联赢激光、炬光科技、东骏激光等约20家企业登陆了新三板,众多激光企业得以进入资本市场。进入激光产业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前期零部件采购与研发,卖出了产品,又常常不能及时收回款。挂牌新三板已经不能完全满足一些激光公司的需求,他们有着更长远的目标,就是在主板上市。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有超过十家激光企业已经明确公布要冲刺IPO,包括奔腾、天弘、杰普特、创鑫、锐科等。

 

行业洗牌,强者恒强

有人曾说“中国是高科技产业粉碎机”,意指很多的新技术、新产业在中国发展之后便会出现大批量的同质化复制现象,破坏市场良性发展。目前我国激光企业很多,主要集中在华中、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京津环渤海经济发达地区,但不难发现,很多激光公司从事的激光领域都是重合的,哪怕只专注于一个领域发展的企业也会存在很多竞争对手。正如一把双刃剑,竞争能够促进大家往更优秀的方向努力,但同时也会导致千篇一律的发展方向,从而丧失竞争力。

 

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笔者认为激光企业要在三方面下功夫:产品品质、品牌价值、售后服务。产品品质是指拥有核心技术,性能稳定的产品,或者推出异于竞争者的独特性能的产品,人无我有。品牌价值往往不受国内企业重视,在这信息迅速传播的年代,品牌的推广与形象建立是非常重要的,良好口碑所能带来的客户订单是不能忽视的,你要知道,客户的眼睛是雪亮的!工业激光产品用于制造,及时反应的售后服务是非常重要的,笔者到访过几家企业,都表达过抱怨配件和激光器出现问题后,供应商许久不能来维护,导致机器只能作摆设,负责人对此非常失望与愤怒。

无标111题

激光产业仍然处于成长期中端,全国各地产业园纷纷建立,在主要的制造业发达区域激光企业数量快速增加,从东北、西北到华南,激光从业人员以及产业链延伸领域的规模快速扩大。过去5年内,由于3D打印的影响,国家层面对“增持制造与激光制造”的科研与产业扶持政策力度加大,将其列为重点专项,另外“智能制造2025”的战略对激光加工推动是很大的。乘着这股东风,国内许多激光企业也纷纷积蓄力量,在技术研发、扩大产能、系统配套等方面快速投入,结合国内激光应用市场制定合适的解决方案。得力于各方面的努力,2016年目前国内工业激光产值超过520亿元,其产生的关联效应明显,由激光技术撬动相应的激光加工系统,带动庞大的应用市场。

 

激光产业也是一个普通产业,接下来必然要经历成熟期,下滑期。行业洗牌也是不可避免的,有人说激光在2015年就进入了洗牌,笔者观察目前行业还处于无序混战阶段,也许真正的洗牌会出现在2020年后。其实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国内激光产业就已经历了一场洗礼,当时正是激光打标的黄金时期,但一些从事激光打标的小企业倒闭了,有些支撑下来的就转型做了精密加工或者高端激光打标等,有些被迫出售部分股权……近些年在光纤激光加工的冲击下,一些做传统激光器或者加工设备的企业也面临困境而倒下或被并购,比如JK LasersRofin。除了行业竞争,经济大环境未来也许会带来更多风雨,企业家应该考量自己能否经受住各种考验。

 

幸运的是,2017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呈现良好发展态势,激光各部门需求均显著增长。从国内上市激光企业业绩可以看出,几乎是形势一片大好。例如大族激光2017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超55亿元,同比增长77.30%。在消费类电子、新能源、大功率及PCB设备需求旺盛,大族激光产品订单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大族激光2016年总业绩69亿,其中激光业绩超过50亿,是目前国内激光业务体量最大的企业,在这么大规模的基础上,仍然能够取得77%增长令人十分惊讶。华工科技上半年在激光加工系列成套设备和敏感元器件等各细分领域“全面开花”,净利润预增45.80%-55.18%;邦德激光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8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1.71%

 

不仅仅是国内企业,外国企业也是增长不错的,IPG公司发布业绩,第二季度公司营收达3.694亿美元,同比增长46%;通快公司发布报告,2016/17财年销售额增长至31亿欧元,同比涨幅10.8%。可以看到,这行业呈现出“强者恒强”的特点。当然,许多中小企业也有不错的增长,达到50%,有的甚至翻了一倍的业绩,但不能满足于此,大企业的高增长与中小企业的高增长不能相提并论,大企业只会把中小企业抛离得更远,这带给中小激光企业危机感更强,压力更大了。

 

未来激光会经历洗牌,国内的行业整合会出现,甚至出现一些震撼的事件,一些受关注的企业也许会被淘汰,或者被收购。因为资金链始终是在风雨来临时考验企业的关键因素。在资本市场往往是强者恒强,所以大族、华工、光韵达等已经上市的企业,融资方便,可以继续壮大,成为行业龙头。

 

中小企业,出路何方

比尔·盖茨说过,微软离破产永远只差十八个月,没有一家激光企业能够与微软媲美,所以他们离破产的时间应该会更近一些。为了活下去,活得更好和更久一点,中小企业应该从舒适区走出来,去反省和总结,以应对更高更难更险的路程。这就是古人所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利润降低是目前制约中小激光企业发展的原因之一。以激光打标机为例,光纤激光打标带动了打标机销量成倍的增长,但是激烈的竞争让打标机价格下降了70%以上,单台机器利润大幅下降。有的企业为了生存,只好压低产品价格,以保证企业继续运转。市场蛋糕在增加,但是争食者也多,想要分得更大份的蛋糕,必定要付出更多努力。

 

“人无我有,人有我特”,似乎是老生常谈,但确实是真理。一大堆的人都在做通用型的激光打标机器,你也跟着做,那么你的特殊之处在哪里,你的“个性”又表现在什么地方?我们常常强调研发、核心技术,但是在此之前,方向的判断与战略定位更为重要,方向错了,再怎么努力也许都是白费功夫。中小企业优先考虑走专业化路线,做出自己的特色,在细分领域拥有顶尖技术。像德国的激光产业,有通快这种各方面领先的巨头,但也有Laserline, Scanlab, Precitec等这种中小企业,他们在一个细分领域产品技术非常顶尖,在产业链上一环非常有特色。

 

面对波谲云诡的商海,一些小微型激光公司可能会被淘汰,也许很多人不会在意,因为他们常常是看到行业好赚钱而成立,时间在三两年内,产品没有太多技术附加值,这类企业生命周期短,是各个行业都有的现象。对于中型的企业,就容易陷入选择困境,因为当企业具备一定规模,退出行业较难,而不退出则可能继续亏损,被收购(或被控股)也许是另一个选择,看起来失了面子,但是保住了里子。比如近两年出现的迪能被百超控股,杰普特被硕贝德收购,盛雄被亚威股份收购,后两个收购案不成功,但可以看出,中型企业的两难,品牌还没到达一定程度,而经营成本很高,竞争导致销售压力巨大。中等激光公司的出路是,要么做区域龙头、要么做细分市场龙头、要么做小而美的好公司。

 

对于企业的“求生”,我们应该持有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忧患意识,努力找准企业定位,并为此培养自身优势,那么将会有所建树。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也曾建议,“企业生死荣衰的决定性要素是你特有的,别人难以模仿的优势,这叫核心竞争力。所以说,今后企业思考不是别人能做什么我也能做,而是要思考别人不能做什么我能做。”许小年说,在自己行业里转型是求生之路,但转行是找死,要在最熟悉的行业里改变自己的经营方式。要充分利用在行业当中的积累,来思考新的商业模式、新的技术、新的产品。

星之球产业研究院:Suli/Johnny